头像即本人
周叶纯食
只认原著周和原著叶

【周叶】红蝴蝶(五)(完结)

(五)

相比起叶修这句话,前面他一个个叫出他们的名字根本不是什么大事件,毕竟都是伪装身份跟叶修有过交集的,而且他们也做好打算为了周泽楷向叶修坦诚一切。

江波涛已经把钱退了回去顺带拒绝了委托,叶修说这是轮回接受委托的佣金,那简直就是匪夷所思,唯一能用来解释的,好像只有一个— —叶修就是委托人。

这一定是在开玩笑吧,轮回全体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

委托轮回去掰弯自己,什么人能干得出这种事啊。但若真是他,轮回先是出动了四人,叶修都不为所动,反而是等到周泽楷出手,他却将人迎进了自己的生活。那是不是说,他的目的,从一开始就是周泽楷?

太有心机了吧?

老大喜欢上的人好可怕。

 

叶修倒是知道他们都在想什么,出声打断了他们,“都收起你们的脑洞,我才不是委托人,谁会无聊到对自己下手啊。”

“啊— —哦— —”这么说来老大喜欢他还是没问题的,但是,叶修怎么知道这些事的啊!

“那个江波涛是吧,我喜欢去的那家私人会所,领班从来不会来烦我,我有一张自己的菜单就放在那边,每次都只要按照它来。吕泊远对吧,你约人踏足风花雪月场所的态度可不像是常年混迹于那的花花公子。还有吴启,虽然我传奇度比老魏和老方高,但他们两个名声也是响当当,你一个小公司代表就要求见我有点无理取闹了。至于杜明,没事你可以继续追小唐,虽然我不觉得你们会有结果。”

“当然,最开始我都没把这些当回事,直到你出现。”叶修指指周泽楷,然后问其他人,“你们七位要不去搬个椅子来坐?我看你们站着都累。”

杜明和于念快速帮周叶二人清空桌子,然后一群人都跑去后台搬个小板凳过来围着,让人忍不住联想到接下来是“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

咳,扯远了。

叶修继续说:“我的新助理长得秀色可餐,又万分能干,别提我多高兴了。但是电梯事故实在是太蹊跷,兴欣的电梯每个月都会进行例行检查,凡事总有意外,突然停止我能理解,下坠可就得追究责任了。我想关于这事轮回比我更清楚吧?”

江波涛觉得有必要回答一下,他把事先准备好的文件放上桌子,“叶总,叫停电梯是轮回做的,但保证我们跟电梯下坠没有一点关系。这是我们的调查结果,做这件事的人是……”

“我知道,你们先听我说完。”叶修打断他,“总之蓝雨帮我检测了下系统,虽然你们清除痕迹做得不错,但喻黄两人更出色。追查到入侵的来源后,我再动用人脉查了查,你们就浮出水面了。”

叶修从包里又拿出一个U盘,放到被收拾干净的桌子上,“轮回谁负责技术方面?这是你们留下的漏洞以及补丁,不用谢。”

“监控我手机这可是让人很火大,要不是念在跟小周同生共死了一回,以及还不清楚你们什么目的,我就直接报警了。”叶修娓娓道来,又转向周泽楷,“那之后我跟蓝雨还有老魏沐橙演了一出戏,目的是为了灌醉你,看能不能套出点什么来。他们酒量也没那么好,只是去之前都喝过葛根汁预防了,从俄罗斯来的酒实在是太烈,没控制好你就直接醉死,没办法我只好放弃以你作为突破口。”

“你能感觉到这一段时期我疏远你吧?因为不忍心从你下手就只得从别的渠道查起了,前天把委托金退回去时你们和委托方都太没防备了,我追查到了那笔钱的去处。”

叶修不耻道:“是兴欣的某个竞争对手,下个月有场关于一块地表的竞拍,兴欣和这家公司是最终的候选者。以为我要是被公开出柜,对兴欣来说是个大丑闻,他们就能不费吹灰之力把地皮拿下。给你们的委托金数额是挺大的,但相比土地的最终成交价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接下来应该跟你们的调查结果没什么出入了。知道我为什么不对轮回下手么?我刚才说要追究电梯下坠的责任对吧,喻文州给我提供的结果中说叫停电梯的和让电梯下坠的不是同一伙人。”

“你们拖得太久,那家公司爆不了我出柜的消息就想给我搞残废,简直下作。”叶修唾弃了一会,又说,“说真的还要好好感谢你们,要不是你们刚好撞到同一时间,让电梯停在3楼,后果我可不敢想。如果直接从37楼掉下去,我和小周大概现在也不会坐在这了。”

“我昨天和他们老总见了一面,证据确凿他没法辩。或者警察局和媒体见,或者把委托金给我以及退出地皮竞争,不是傻子都知道选哪个是吧。”

 

一群人都听愣了,最后周泽楷湿着眼眶说:“叶修,对不起……”

对不起,叶修,对不起。

叶修垂下眼皮轻笑,问道:“你今天把我叫出来是为了跟我坦白吗?”

周泽楷羞愧地点头:“嗯,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你。”

“我昨天刚把所有事情理清,所以你不叫我我也得亲自找你们一趟。”叶修微笑,“但是你为什么想要跟我说?这种事情,不应该捂得越严越好吗?”

“不。”周泽楷坚定地跟他对视,“我不想,也不会再欺骗你。”

叶修眉开眼笑等着他的下文。

 

“我喜欢你。”

 

叶修忍俊不禁:“其实我知道,我知道你喜欢我。”

周泽楷瞪大了眼睛。

叶修已经讲了够多的话,不介意继续讲下去:“我是不懂你们复制我手机的那个技术,但放窃听器我还是会的,时间就是你睡我家的时候。诶你别那副表情,礼尚往来你可没资格怪我。总之你之前对着轮回坦白对我的心意,我一字不落地听到了。”

周泽楷默默地接受了这个事实,然后一脸含蓄地问:“那你呢?”

“我什么?”叶修明知故问。

周泽楷压抑住狂跳的心脏,两只手交叉握着,手心都是汗,他咬咬牙,还是把话问出口:“喜欢我吗?”

叶修露出一个讥讽的表情,反问道:“除了真名,你告诉我的一切都是假的,你觉得我会喜欢一个什么都成谜的人吗?”

周泽楷一瞬间像被雷劈中,整个人裂成了渣渣。

一群好友万分不忍心地给他点蜡。

叶修欣赏够了他的表情,终于决定解救一下,“把你手中的支票给我。”

周泽楷听话地把袋子递回给他,又听见叶修说:“这个我就当做轮回的赔礼了,在这件事上我们互不相欠。”

“好。”周泽楷失落地说。

“那接下来我们就来谈谈私人的感情吧。”

周泽楷眼睛一瞬间亮起来,叶修……什么意思?

“你觉得我不是心死就是性冷淡对吧,其实只是我没遇到对的人,又不愿意将就而已。”叶修说,“顺便一提,我不在乎性别。”

 

“遇上你是我人生的一个转折。”

 

“我挺喜欢你的其实,从一见面就是。小助理,你真觉得我傻?你每天变着打扮秀颜值,一大半时间跟我呆一起,又没见你跟谁走得比较近,你说不是勾引我是什么?我看着爽心悦目也就不揭穿你了,何况我真对你有好感。”

“然后就出了电梯这事,你给我当人肉垫子的时候我真沦陷了,拼着命换了个位置就是不想让你出事。之后深交下去发现性格爱好三观都挺对盘的,想着要不问问你意思我们两在一起算了。”

“查到轮回的时候多想掐死你,没弄明白又只好忍着不发作,灌醉你后发现下不了手,自然发现是真的很喜欢你。我只好疏远你,第一我不知道你接近我或者兴欣的目的到底是什么,第二我想把感情压制下去,但突然听到轮回的对话和你对我的心意,开心得连股东大会都没心思开了。把整件事查个水落石出后,我就来跟你把所有事情都讲明白,包括感情。”

“所以你懂我意思么,我乐意当个抖M啊!”

 

周泽楷一直以来只是不爱说话,并不是不会说话,但这一次他真的只能哑口无言。

叶修早就知道他接近他的目的不纯,知道电梯发生的事情跟他脱不了干系,却在有机会对他下手时放过他,也没有直接证据一摆警察局见。他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唯一的举动就是尽量远离他,保护兴欣也保护自己。

叶修待他如此温柔,如果周泽楷还不懂他的意思,那他真是枉活这二十几年。

 

那么,以后你的人生加我一个可好?让我用今后的真心来还这份情可好?我发誓会敬你爱你,不会再有欺骗,不会再对不起你哪怕一分一毫。

 

“叶、叶修……”周泽楷绽开了一个大大的微笑,“那现在呢?”

“嗯?”叶修也笑。

“跟我交往?”他自信能听到同意的答案。

叶修浅笑:“我还有一个问题,下一次再有这种委托,轮回接还是不接,接的话你再跟随便哪个谁谁纠缠不清?”

“接,他们上,我后勤。”周泽楷诚实地回答。

“这个回答我还是挺满意的。”叶修说,又给他泼了盆冷水,“不过你问交往是吧,我的答案,不行啊— —”

“为什么?!”围观的轮回众人都看不下去了,纷纷质问道,这不是互表心意了吗为什么还不行!

“啊你不知道吗?”叶修一脸惊讶,“兴欣有规定,职员之间不能谈恋爱。”

“什么?!”说这话的是杜明,他拍桌而起,大有要找定这条规矩的人干架的姿态。

周泽楷悬着的一颗心放下来了,从容地说:“你是总经理,规矩你可以改。”

叶修据理力争:“我怎么能为了一己私欲就胡乱修改公司制度呢!”

周泽楷托着下巴思考着,恍然大悟道:“那我辞职。”

(杜明在画面外也大喊着他要辞职)

叶修一副孺子可教也的口气:“那好啊,我们就试试。”

 

这是一个本意坑人最终把自己坑进去的故事,从此周叶过上了幸(性)福和谐的生活。

END

-----------------------------------------------------------------------------

结果并没有十拐八弯高潮迭起出人意料,要是觉得剧情发展不符合想象……咳,我躺平任打任骂

用了四天写了这么一个故事(虽然用了12天才放完)【鞠躬感谢各位看客

如果有哪些地方看不明白,欢迎问我

评论 ( 11 )
热度 ( 97 )

© umidonotkn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