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即本人
周叶纯食
只认原著周和原著叶

【周叶】花火(七)

(七)

2033年·荣耀职业联赛第十九赛季

距全明星周末还有一周,一年一度的荣耀盛会即将拉开帷幕。

兴欣到最后依旧是乔一帆和曾善诚两人入选了二十四位全明星,陈果盯着排名看了会,惋叹地说:“小杨真是可惜了,就排26名,你们看看,差的票也不多啊。”

杨承润不好意思地笑笑,默默地举手道:“老板娘,我很满足了,我去年排180多名,给我投票的还都是冲脸……”

这一下大家都乐了,叶修笑完说:“老板娘,想想当年的小唐,总归要循序渐进地来嘛,才过了半个赛季排名飙升成这样不错了。小杨你继续努力啊,这样打下去明年一定能进全明星。”

 

2033年12月·全明星周末

第一天的新秀挑战赛很快就结束了,准备离开轮回主场回到入住的酒店时杨承润想起自己把兴欣的队服落在后台休息室,跟司机说了声后就飞奔下大巴跑去拿。

结果等他一回来,兴欣的大巴早已不见踪影。他想拿手机给队长打个电话,却想起来扔在单肩包里,而装着随身物品的包还在车里。

他很无奈,钱包也不在身上,想打车回去都不行了。

杨承润只好在停车场扫视了一圈,准备看看还有没有别的战队没走,找他们帮个忙。

结果等来了意想不到的人物。

“你是兴欣的杨承润?”面善语气又温和的人问他,旁边还有两个人对他点头问好。

“是的。江波涛前辈,方明华前辈,孙翔前辈,你们好!”他赶紧问好,“我刚刚回后台去拿忘了的东西,结果出来我们队的大巴已经不在了,我手机也不在身上,没法联系队友们。”

轮回俱乐部目前的训练营负责人方明华友善地说:“你们住哪个酒店,我们送你回去?”

杨承润又不好意思又焦急,“那个……我记不得酒店的名字,可以的话能请前辈们打个电话给我们队随便哪个人吗?”

江波涛就给乔一帆打了电话。

交谈了一会后江波谈挂了电话,说:“是这样,借这次全明星周末,前十个赛季出道的选手有一个大聚会,我们三正要赶去会场。你们队长说兴欣有几个人已经过去了,而会场跟你们酒店在相反方向,他不想这么麻烦我们,想让我们把你带去聚会场地,等聚会结束你们一起回酒店。”

“啊……?麻烦到前辈们确实不好,可是我去这个聚会合适吗?”杨承润惊讶了一下。

“没关系,多一个新生代多一份热闹嘛。”

事已至此,杨承润只好点头答应。

 

到达聚会场地后乔一帆、安文逸、罗辑过来领人,跟江方孙三人道过谢后七人一起往内走。

场地选了家五星级酒店,到场者初期预计有一百五十人,活动发起后某不愿意透露名字的楼姓土豪大手一挥包下了一整层楼,食物饮品都无限量供应。

 

杨承润觉得自己一个晚辈会格格不入,就找了个角落静静待着,吃着东西的同时忍不住去看在场的人。他看得惊叹连连,好多只听过没见过的远古大神们就在他眼前晃,好多退役后就没了消息的前职业选手们就这么出现在他视野。

突然他就期待起来了,眼神扫荡起整个会场,恨不得下一秒就发现能让他尖叫的那个人。

人倒是没找到,叶修却来找他了,联盟第一传奇说:“怎么?找周泽楷啊?”

心事被看穿的杨承润也没有很不好意思,反正他的周粉形象在兴欣的人面前都不是什么秘密,他点头,又问:“前辈你有看到他吗?”

叶修心里默默苦笑了一下,他要能来就好了,表面依旧淡定地说:“别费心思找了,好多人都去问方明华和江波涛了,枪王不来。”

“噢……”

看着小年轻的失望样,叶修忍不住笑道:“别执着于一棵草啊,你看第一大神就在你眼前,在场的也有这么多大神。怎么样,要不要挑一个,我带你去认识认识?”

杨承润想逗叶修,他点头,“好啊,那就韩文清前辈?”

叶修:“不想交钱包,拒绝。”

“那张佳乐前辈?”

“刚斗完嘴,拒绝。”

“王杰希前辈?”

“不要听育儿经,拒绝。”

“黄少天前辈?”

“……耳朵不想受罪,拒绝。”

“楚云秀前辈?”

“不想听电视剧,拒绝。”

杨承润:“……”

叶修:“……”

一老一少大眼瞪小眼,最后叶修拍着桌子说:“你故意的吧!”

杨承润忍住笑,“绝对没有。”

叶修看杨承润这副正经脸看得恍惚,脑海里有个场景和此时重合在一起,他想起了以前有个人,就喜欢在逗他后装无辜。

简直是……有什么样的偶像,就有什么样的粉,叶修忿忿地想。

 

而想起了某个人,叶修就要第三十七次顶着尴尬去逮轮回的人逼问消息了。

他只有尴尬,轮回诸位是既尴尬又不待见他。

见逃不过,江波涛只好陪笑,“前辈好啊,最近过得怎么样?”

江波涛自十六赛季退役后留在轮回公关部任职,叶修也有很久没踏足过S市,算下来两人有两年半未见了。

“小方小江小孙好,我来找你们干嘛你们应该很清楚。”

孙翔冷冷地哼了一声。

“那我们的答案前辈应该也很清楚。”方明华微笑。

“那我们也互相很清楚你们在骗我。”叶修回笑。

“叶修你真有脸一次一次地问?”孙翔经过这么多年的历练,本来不再那么容易一点就炸的,但牵涉到这件事,他绝不摆好脸色给叶修看。

“把答案告诉我,我就不用再来烦你们。”

“前辈,还是那些话。别说我们不知道,就算知道,只要他不愿意,就不可能告诉你。”江波涛很冷淡,“有本事你就自己找出来,否则不管你再问多少次,我们都只会重复这些话。”

 

杨承润只是刚好上完厕所路过这片区域,他发誓他不是有意要听叶修和轮回几个人的对话。

但听都听了,他突然很想知道他们口中的“他”是谁。

而且他又想到了不久前叶修和苏沐橙二人的谈话,总觉得这之间有点联系。

 

过了一会后黄少天跑上舞台,拉了个话筒拨开开关就说起来了,“大家好啊,我是黄少天,感谢大家抽空来我发起的这个聚会。从我第十四赛季退役后就和在场的多数人没怎么见过了,很开心今天能见到这么多熟人。不过我上来不是来讲这些话的,我是上来找人的。那个第一届国家队的来了几个人啊,能听到的现在都到舞台右边来呗,喻文州同志有些话想和大家讲一下。再重复一次啊,第一届国家队的成员现在到舞台右边来一下。”

五分钟后,黄少天数起了人头“我、队长、老叶、老王、张佳乐、张新杰、孙翔、楚妹子、苏妹子、李轩、方锐、肖时钦,这是12个人啊,还差两呢?”

张新杰问:“周泽楷和唐昊?”

张佳乐说:“对哦,他们两个没来?”

孙翔说:“周泽楷退役后就没消息了,轮回也不知道他去了哪。”

一时间喻文州和王杰希都有点诧异地看向叶修。

“什么?周泽楷怎么这样呢,这不跟人间蒸发一样吗!”黄少天不满地控诉道,“那唐昊怎么也不见人了?”

“待会我去问问呼啸的人吧。”喻文州说,“是这样,大家应该知道叶修前辈从电竞总局辞职回兴欣后就由我接手国际赛的一切事务了。而明年的世邀赛是第十届,世界电子竞技协会和荣耀游戏公司要办个十周年庆典,想邀请第一届的冠军队中国队,也就是我们参与。虽然我们十几个人留在荣耀领域的不多了,但我还是借着这个聚会的机会,问问大家到时候能不能赏脸出席?明年的世邀赛举办地点会是在苏黎世。”

转眼十载,十年间他们十几个人悉数退役,有的人留在战队,有的人去了联盟或电竞总局工作,有的人进入荣耀公司当起游戏开发人员,有的人投入游戏解说中,有的人甩手抛下了有关荣耀和电子竞技的一切……

但这个邀请,对他们任何一个人来说,都很难拒绝。

到最后在场12人都表示不出意外会出席,喻文州留下每个人的联系方式,说等具体出来了会挨个通知。而没有到场的两人,他拜托孙翔和轮回尽力联系周泽楷,唐昊他会去问问呼啸。

 

聚会在一片欢乐中结束,散场后兴欣等人带着杨承润回酒店。

叶修说自己想一个人去走走,苏沐橙等人也不拦着,任由他去。

 

有一把钥匙在他的钥匙串上挂了八年多了,而这把钥匙有两年多的时间没动过了。

叶修站在一栋别墅前,很平静地拿钥匙开门。

这座房子空了两年,但是每半个月会有钟点工定时来清理打扫,屋子保持着干净状态;家具摆设一如当初,丝毫不让人陌生。

叶修把所有灯都打开,仔仔细细地把整个屋子都巡视了一遍,边看边回忆起以前在这座房子的各种时光,最后把自己摔进两米长的沙发上,整个人放空盯着天花板的吊灯看。

房产证上早已写上周泽楷和叶修两人的名字,但如今证件在他手里,拥有房子的另外那个人却不见了踪影。

他想起周泽楷消失后最开始的那段时间,他发了疯地跑来S市,把轮回和其它能想起来的地方都翻了个遍也没把人找出来,跑去周泽楷父母那里去求两位长辈,被视作无人对待后回到这座房子里哭。

那段日子他每天都在和人周旋,动用了各种人脉关系也没找出有关周泽楷的丁点消息,一个活生生的人就同人间蒸发似的。

 

明明还请求再等他几天,等赛季结束他们再认真讨论的。

结果一句退役就玩起了失踪。

混蛋,什么不好学,非要学当年的叶秋玩这一套。

而到底跑到哪去了才能消失得这么彻底?

 

那段时间他在工作和找人中徘徊,虽不至于被外界发现什么,但渐渐地力不从心也是真。一个赛季后,黄金一代最后一位选手喻文州退役,叶修把人邀请到电竞总局后把自己的工作交由他,辞职回了兴欣。

确定人不在S市后,叶修都不想再踏入这座城市一步。

 

三年半了,如今叶修已经哭不出来了,接受了人彻底从他生命中消失的现实,也可以面不改色地在任何人面前谈到“周泽楷”这三个字。

没放弃的,是他还在找周泽楷。即使自己父母依旧恨铁不成钢,周泽楷的父母冷暴力对待他,轮回的人不给他好脸色,但只要他的心脏还在跳动,他就绝对不会放弃寻找。

是他先把人弄丢的,所以他要把人找回来。

 

世界很大,人很渺小。

就算大海捞针,鸡蛋里挑骨头,他也要把人找到。

TBC

评论 ( 5 )
热度 ( 85 )

© umidonotkn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