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即本人
周叶纯食
只认原著周和原著叶

【周叶】Catch me if you can

※灵感来自电影《Catch Me If You Can》和美剧《White Collar》

※名字取自前者,设定更多参照后者

※专业知识了解有限,基本靠瞎编,有错欢迎指出


* * * * * * * *

路西法伸展开纯黑的翅膀,地狱恶魔们随其倾巢而出,由着数量庞大的恶魔遮掩掉日光后,黑夜顺势来临。

米迦勒誓死保卫天堂,集结着一众天使们准备迎战;另一位大天使加百列力排众议,从议事殿倾身飞出,他周身散发出刺眼白光——丝丝光芒散落天空,化成微小却浓密的星光,为同伴们照明了战场。

身处主殿王座的上帝挥了挥手,说:“背景有了,让故事上演吧。”

 

二十一点,正是城市夜生活气息最浓的时刻,RY城的高楼大厦正纷纷闪烁着五彩斑斓的灯光,夜空在霓虹灯的照耀下似乎也染上了浓艳的色彩。城市居民们这时候或于家中与亲人们团聚,或于外头融入这缤纷的夜景中。

没有人猜得到在这众多的城市高楼中,其中并不出众的一栋建筑此刻的天台上正上演着猫鼠游戏。

 

* * * * * * * *

叶修弯下半边膝盖,将配枪扔到一边后,又将手中精致的盒子小心翼翼地置于地上,鉴于他现在正被人用兵器指着后背,这一系列动作都进行得极为缓慢。

“双手抱头,转身。”拿着枪的人又命令道。

处于弱势的叶修扬着嘴角,他双手过肩做出投降的姿势,慢悠悠的按照后头那人说的转过身。

黑乎乎的两把枪口真让人不舒服,叶修没趣地想。但看到是周泽楷一人端着双枪,他的同事还未到场支援他后,嘴角的弧度不禁加大了。

“慢慢走过来。”两人之间有大概七步的距离,周泽楷稳当地举着枪,以防叶修突然耍手段。

 

信号重新连接上的提示音在耳麦中响起,叶修迅速集中精力等候方锐的消息,他一边放慢脚步,一边盘算着如何摆脱眼前困局。

七步。

“老叶我给你说下情况,小唐和小乔离开前给设了绊,警方现在被困在18层,据罗辑的推算,他们逃出来并到达天台最快是八分钟后。”

六步。

“我、老魏和沐橙先去接小唐和小乔,会耽误点时间,我们只能比警方早到一分钟去接应你。”

五步。

“所以你现在有七分钟的空当去搞定你面前的小警察。”

四步。

“我知道你对那帅哥有点意思,但你也知道这次的任务我们只许成功。”

三步。

“所以你不要不舍得下手,把各种手段用起来,不然一世英名毁在这可有你哭的。”

两步。

“听到我说的了吗……”

眼看着叶修走近,周泽楷将左手的枪收回枪套,分了下神去拿别在腰后方的手铐。

 

叶修的抬腿横扫就在此刻袭来,长期进行的格斗训练让周泽楷下意识就往后退了一步。因为他的后退,眼前人的腿刚好踢到他右前臂,这一突如其来的攻击让手上握着的武器枪口硬生生往外转了个方向。叶修又一个劈掌往他的手腕攻击去,想要把枪夺过。

“卧槽老叶你要不要这么迅速,这就打起来了?老魏让我跟你说好好打,近身战要是输了回来他一定笑死你。”

几个动作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判断出形势的周泽楷也自然不会放任叶修继续单方面攻击下去。

叶修继续夺枪,周泽楷收了个势后不甘示弱地攻击起来。叶修抬腿想用膝盖去袭击他的下腹,他一个侧身躲过,转而想去擒对手全身最脆弱的喉咙部位。叶修也躲过之后,两人开始你一招我一式地近身对起招来,一时难分难解。

“叶修你现在什么情况?还活着就给我吱一声,要是挂了我们也不用浪费力气去救你了。”

手脚的打斗中枪口连着转了好几个方向,周泽楷虽是能控制住拿枪的主动权,但叶修固执地一次次要去抢武器。而就在这一次,手指被掰动中,周泽楷一个用力不均,扳机就扣下了。

枪口朝着地面,无人伤亡,但两人均被枪声给震得顿了一下,并随着子弹射出给予的强大冲力,一起往后退了几步。

“我去!刚才是枪声?老叶你没什么事吧?”

“喂,我现在边开着直升机边关心你怎么样,你好歹给点回复行不行?再不说话我就学某话唠了啊,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回答回答回答回答回答!!!”

周泽楷瞅准空当,一个用力将叶修按翻到地上,还未安全压制住人,叶修侧着翻了个身一个肘击就对着他的下腹招呼过去,上下位置颠了个倒,周泽楷硬生生挨了疼,肚子里泛起恶心,又听见叶修说了一句“你烦死了!”

话毕,叶修关掉了他这方的传声耳麦。

被摁在地上的周泽楷没空去关心叶修那句话是不是说给他的,他这一被压到地上,虽是手脚还能再出招,却没再站得起来,也没占得上风过。两人于地上扭打了一会后,叶修便死死地钳住他的手,膝盖顶着他的腹部,喘着气居高临下地瞪着他。

周泽楷也喘着,二人大眼瞪小眼中,他判断起现下的处境。

叶修不想伤他性命,这点毋庸置疑。

如果可以,他也想让逃犯完好无损地去蹲监狱,但目前情况似乎由不得他留情。何况,这是周泽楷抓叶修距离最近的一次,他不可以手软。

本握在右手的枪在周泽楷落得下风不久后就已落到一边,但刚被他收起的另一把枪还完好地躺在他枪套中,想起这一情况,周泽楷和叶修卖了个弱。

“不打了。”他说。

叶修想了想,松开了手,留给周泽楷一个动弹的空间,但依旧死死地盯着他,以防他突然反击。

 

电光火石之间,周泽楷的手再次被叶修擒住,同时他腰后的手铐被抽离,“嗒”的一声,周泽楷的右手腕被叶修给扣上了手铐。

叶修刚准备应对周泽楷的发作,却没想到,空气中又响起一声“嗒”。

周泽楷拿着手枪抵着叶修腹部的同时,他的胸口也被冷冰冰的武器抵住。

两人同时大眼瞪小眼。

“所以说,周警官,现在可没有谁占了便宜。”叶修的声音从容得跟死水似的。

周泽楷低下眉眼,看着手铐一环扣着叶修左手腕,一环扣在他右手腕,而他们剩下的另一只手,都拿着枪互指着对方。

“你逃不了了。”周泽楷给他指明情况。

势均力敌又如何,两把不会开火的手枪互相威胁着对方,叶修根本没有多余的手去解开手铐,周泽楷完全不介意就这么保持现状等着他的同僚到来,一样能把叶修绳之于法。

 

“老叶,三分钟后到,你要是解决好了就准备一下,要是没搞定……包子可是跃跃欲试。”

“我刚才放了你,你不会真打算这么对我吧?”叶修笑得有点欢。

周泽楷警惕地看着叶修,不说话。

“真不能放了我啊?”叶修商量的口气就如寻常去市场买菜和大妈讲价一样。

“你是贼,我是警。”他很认真地答道。

“呀,是哦。”虚胖脸上的笑脸却越来越深,“那么上次呢?”

这话一出,周泽楷脑海里不受控制地闪过几个画面,瞬间他就红了耳廓。

叶修的问话可还在继续,“我两条腿好看吗?还有……手感好吗?”

糟糕,周泽楷感觉眼球在发胀,握枪的手也不稳起来。

但叶修的大招刚刚开始。因为被铐在一起,他们之间的距离本来就在两拳内,而这会,他视线内叶修的脸却越放越大,近到他心脏狂跳不止,也快窒息时,唇上就多了两片柔软又冰凉的东西。

周泽楷知道发生了什么,瞬间全身紧绷得跟和刚调试完的琴弦似的。两人身高差只有三厘米,叶修微仰着头,正笑意盎然地看他,他只能睁大眼睛惊恐地回望。

可叶修才不满意这种毫无内涵的触碰,很快就偏了偏角度,逐渐加深了这个吻。

 

周泽楷虽然心里在不停地炸烟花,脑子却比任何时候都清醒,之所以会愣住,是因为他更清楚……他对叶修,有那么一点意思。

一个前途无量的警察,对他最强大的对手,C国警方艺术品犯罪科所有人最痛恨最想抓住的罪犯……有那种心思,真挺有意思了。

周泽楷不是任人宰割的角色,他的警察身份对比起叶修的也绝不是属于被动的一方,渐渐地他开始找回主动权,将叶修追逐他的单人戏变成了双人共舞。

他很明显地感觉到叶修笑了一下,同时开始跟他较起劲。

这场谁也不让谁的戏正上演中,周泽楷感觉到心脏处的枪口正一寸寸地往下游离,到达他指着叶修的相同部位处后,他的手突然被和他一样充满茧子的一只手覆上。

周泽楷懂了叶修想干嘛,将枪口移开人的身体部位后,两人默契十足地将枪扔下。

很快的,被手铐铐在一起的两只手十指相扣,周泽楷空出来的左手搭着叶修的腰,而叶修的手则是绕过他的肩,像是要去环住他的脖子。

 

“还有两分钟,叶修你到底死没死?”

“好着呢。”叶修重新打开耳麦,用手背擦了擦被口水滋润得红肿的嘴唇,愉悦地回复方锐道。

看着动弹不得的周泽楷,叶修从口袋里搜出一枚小扣子去解手铐的锁,边解释道:“你也别挣扎了,药效半小时,乖乖等着吧。”

手铐是最普通的型号,金属扣一插入一转动就能打开。“咣当”一声,金属就和水泥地碰撞到一块。

叶修理了理因为之前的打斗而变得凌乱不堪的衣物,又抬起头对上了周泽楷的目光,不出意外地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满满的气愤。

“你眼睛够大了,再瞪可吓人啊。”叶修心情很好地和他开起玩笑,“而且,周警官,你只是动不了,声带还是能用的。”

讲到这里叶修故意停顿了一下,用恍然大悟的口气道:“噢我忘了,周警官向来只做不说。所以……看过了,摸过了,这回还亲了我。”

“哥亲起来怎么样?”叶修问,对着周泽楷眨了眨眼,“要不听听我对你的评价啊小美人?”

叶修说:“你亲起来可~甜~了~”

 

周泽楷对调戏他的话完全无动于衷,一双桃花眼对着叶修冷飕飕地放箭,半响回了一句,“我会抓住你的。”

“好呀。”叶修点头点得干脆,“你能一个人追我到天台值得夸奖,不过……你什么时候能抓住啊?没记错的话你每次都这么说,而这可是我们交手的第四次了。”

“下次还有这么好的机会,就不要再被我骗了哦。”叶修指着自己的嘴唇笑得开心,“虽然我看你挺乐在其中嘛。”

“你知道我怎么想的吗?”

“能亲到最帅的警察,这次行动已经不亏了。”

 

“叶修,警方正往顶层方向移动,我们还有三十秒到达。”

“行,我都准备好了。”

叶修捡起自己一开始被迫扔掉的手枪,又把精美的盒子重新放进内里口袋,转而就看见了从东南方向正往这飞来的直升机隐隐约约的身影。

脱身前他对依旧保持站立姿势的周泽楷说道:“这次我不跳飞机,不跳海,也不跳楼。”

直升机的轰鸣声配合地侵入耳内,周泽楷也知晓了叶修这次的逃脱方式。

“期待下次见面,周警官。”他听到叶修说,又看到对方走近他,俯身捡起属于自己的配枪之一,“听说军火公司依据你的使用习惯和爱好为你量身调试了一把Glock26和一把MP-412,还将他们命名为碎霜和荒火?我瞅着这把MP-412挺顺眼,那我就带着战利品走啦。”

停顿在半空中的直升机带来的风吹得人五官变形,眼睛也很难睁开。周泽楷勉强撑了条眼缝,看着从机门上垂下了五米左右的长梯子,叶修很利索地抓住,开始双手双脚用力地往上爬,同时直升机渐渐地升空……

三十秒后,同僚们终于到达,直升机在视线内却只剩下一个很难辨认的黑点。

 

* * * * * * * *

苏沐橙伸手去拉叶修,叶修借力后很快就落入了舱内,同时机门也缓缓闭上。

叶修的气色不错,苏沐橙放了下心,转而问道:“阿库拉拿到了?”

叶修比了个“耶”的手势,就把小盒子掏出来递给苏沐橙,漂亮的姑娘接过后,当着众人的面打开。

白透的晶体安静地躺着,被切割成正方体的钻石闪耀着的光芒异常耀眼,看得在场的人都在惊叹。

“这东西到手够我们好好赚一笔了,老叶干得漂亮!”魏琛不吝夸奖。

“那当然,也不看是谁出手。”叶修毫不客气。

他让魏琛和苏沐橙开始联系交易方,然后大长腿一跨,去到驾驶室和方锐坐一块。

“我去,你来吓人啊!”方锐大喊大叫。

“呵,老方啊,”叶修语重心长道,“我是来告诉你,别什么不好学,偏偏要学黄少天当话唠。知不知道哥忙着打架,还要分心来应付你的垃圾话有多不容易。”

“是是是,叶大大最牛逼,小的不该关心叶大大挂没挂。”方锐翻着白眼,“不过我说……老叶你这满脸春色的,是不是和那小警察干嘛了?”

叶修有独特的抓重点技巧,“你真是好意思哈,明明就和周泽楷同届,还一直管人叫小警察。”

“唉,同届不同命啊!人家是平步青云的帅刑警,我可是干着脏活累活的偷窃犯。”

“废物点心你话很多啊,不想干了就走人呗,回去我就跟老板娘申请,集体给你开欢送会。”

方锐大喊:“叶队你不能这么对我!我为兴欣流过血,我为兴欣流过泪,我不走,打死也不走,这辈子我就赖在兴欣了!”

叶修懒得理他,过完嘴瘾的方锐看他真的累了,也不再说话。

回到地处半山腰的海边庄园别墅,众人从机内出来前,方锐再次问他:“老叶,这一路我都不忍心戳穿你。可是……你真的笑得很不正常啊,到底发生了什么?”

叶修只回了个高深莫测的表情让方锐自己琢磨去。

总不能说是初吻给出去了,开心的吧。

 

二十分钟后,安文逸焦急地推开了兴欣会议室的门,面色不善地告知着消息:“莫凡侦察到十公里外出现了大批警察的踪迹,不出意外是在往我们的方向靠近。”

在场所有人大吃一惊,陈果转头问叶修:“这地方怎么会暴露?我们怎么办?”

叶修蹙眉,突然想起什么来,手立刻往还没换下的衣服右口袋探去。

他心下又无奈又好笑了一把。

他往周泽楷脖子扎针的时候,周泽楷往他口袋里放了追踪器。

 

* * * * * * * *

两天后,C国警方艺术品犯罪科。

刚交完和叶修团伙交手报告的周泽楷从冯宪君科长的办公室出来,室外一众汉子和姑娘瞬间都对他投去了怜悯和鼓励的眼神,他假装看不见同僚们的目光,步履笔直地回自己的轮回小队去。

还没坐回自己的椅子,就看到他的桌子上摆着一个又大又雅致的宝蓝色礼盒,周泽楷正奇怪着,就听见队伍里大他一届的方明华说道:“刚刚快递员送过来的,看你不在就直接放桌子上了,估计又是小周你的哪个追求者吧。”

于是轮回小队的几人便一言我一语地调侃起周泽楷来了。

“毕竟警界的脸!”

“队长轮回之光!”

“一定是看没抓到犯人,送礼物安慰队长来了。”

礼带太难拆,周泽楷干脆拿出随身携带的小刀把它们割断,把盖子拿开后,映入眼帘的赫然是一大束鲜红的玫瑰。

虽是习以为常的事,周泽楷依旧每次都会脸红。

他刚想把占了大半张桌子的礼盒给挪到地上去,好不影响他坐下工作,突然就看见了压在玫瑰下方露出的金属一角。

“这是— —?!”轮回所有人都惊呼道。

“小周,你的荒火?”江波涛不确定地问。

摸上枪的瞬间,周泽楷就确认了,绝对是被叶修当做战利品拿走的MP-412。要不是因为丢枪,他的这次任务报告也不会比平时多写三倍。

但是— —荒火是谁还回来的?

答案呼之欲出。

周泽楷把大束玫瑰给抱起来,盒子底下还压着一张6寸大小的硬纸片。

“看在你给我使了个绊的份上,枪就当奖励还给你了。

另外,玫瑰不是给周警官的,是送给周美人的。

From:亲了你的叶修∧_~”

周泽楷脸一阵红一阵青的,边在心里狂骂叶修不要脸,边问方明华:“快递员呢?”

这一问,大家都触电般顿了一下,一瞬间后全体想通。

寄送到他们警局来的快递,警方要求快递公司均先拆开过目,经过第一道安全关卡确认东西没有危险后才会送上门。而这么明显的管制物品,快递公司居然没有如临大敌通报给警局。

那就意味着,送来这份东西的人……

十分钟后,在街上搜寻了一圈的轮回七人毫无收获地回到原处。

“叶修……真是太厉害了。”吕泊远很不愿意却又不得不承认道。

谁说不是呢。

“想抓他,有得磨了。”

 

周泽楷却踌躇满志地笑起来。

你越厉害,抓到你的那天我会越有成就感。

等着瞧,叶修,我一定会抓住你的。


END

-----------------------------------------------------------------------------

可能会写同系列的前文或后文来交代清楚前情和后续

总之是一个想让周叶耍帅气值,然而我的脑力和笔力都跟不上的paro


后续《Feels like the end(上)》《Feels like the end(下)

评论 ( 14 )
热度 ( 254 )

© umidonotkn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