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即本人
周叶纯食
只认原著周和原著叶

【周叶】Feels like the end(上)

※情人节快…………呸

※《Catch me if you can》 的后续

※专业知识了解有限,基本靠瞎编,有错欢迎指出


(上)

周泽楷注意力高度集中,左手持着手电筒,手臂托着举枪的右手,缓慢地在漆黑一片、迷宫一样的屋子内往前移动着。

他全身每一个细胞都是抑制不住的的兴奋和紧张,为了这次抓捕行动,C国警方从得到情报后就开始集结大批精英,从撒网到放饵用了整整两个月,终于在这个夜晚准备收网捕鱼了。

行动只有一个目的,将艺术品犯罪科的心头大患叶修和他的兴欣同伙一举抓获。

 

只要通过这个故意造成迷宫的屋子,再推开与之连结在一起的会事厅大门,警方就能将正在进行钱货交易的双方人赃并获。

红外线扫描让警方得到了屋子的平面示意图,耳麦中传来技术科同事佟林的声音,周泽楷正按着他的指示,避过一条条死路。

“小周,走到底后需要向左,但是热源显示有两个红点,估计是安保人员,你能解决吗?”

“交给我。”低声回答的周泽楷信心十足。

两个穿着安保衣服的人员看到出现外人时,只来得及做出掏枪动作,就被“咻”“咻”的两枪给放倒了。

为竭力避免行动有人伤亡,子弹在事前被换成了麻醉弹,装过消音装置的枪也没在空气中留下多少痕迹。干净利落地解决掉两人后,周泽楷又问佟林:“接下来?”

“走到底,向右迂回后第二个岔口左转。”

周泽楷没把丁点注意力分给已躺尸的两个安保,跨过摊成一团的两人后继续前进着。

所以他不知道在他的身影消失在尽头时,地上两个男人迅速睁开眼睛,从地上站了起来。

“又疼又麻。”安文逸捂着脖子吐槽道。

“嗯。”莫凡同意道。

 

二十分钟后,走完迷宫的周泽楷不由自主松了口气,总算是把第一个难题大关给解决了。

他的身后是会事厅的大门,一门之隔,此处黑暗,门后光明。这道界线的后面,就是他们的目标人物。

“小周,你在那扇门的旁边应该能看到一个电路保险箱?”得到周泽楷的肯定回答后,佟林开始指示他破坏电路板。

报警装置的最后一根线被剪短,周泽楷把破译器安进了密码装置系统,黑色芯片开始工作后,他通过耳麦和埋伏在各处的同僚们确认情况。

得到一切正常的回复后,他专心致志地等待开关被破解。

不直接杀进去是目前火力只有他一个,只有他一个是因为周泽楷的首要任务就是穿过迷宫,找到开关撤掉这构成迷宫的装置,好让警方无障碍地大批进入。

本在高速运转进行数字排列的密码破译突然停了下来,周泽楷顿了一会,刚想问佟林是什么情况,就听见有脚步声向他靠近。

那人的声音气势汹汹的,“是谁在攻击我的系统?”

周泽楷举枪对着来人— —装了真子弹的枪。

来人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生命会受到威胁,看清状况后立马高举双手以示投降,然后问:“你是谁?”

“你是谁?”周泽楷反问。

关榕飞在黑暗中打量了一会周泽楷,又看了一眼破译停止运作的密码锁,“能撤掉迷宫的人。”

“别开枪。”关榕飞说,慢慢地靠近电路箱,只见他拿下胸前的ID卡,放在密码锁位置“滴”了一声后,又输入了自己的指纹,按了确认键。

 

突如其来的光亮刺得周泽楷不得不用手去遮住习惯了黑暗的眼睛。待适应后,他发现刚才那人已不见了踪影,而迂回曲折的迷宫正分批次地机械地沉入底下。

视野开阔起来,虽是毫无任何装修挂饰,西式宫廷建筑风格依然显得屋子十分的富丽堂皇,地板变得光洁,要不是亲自走过来的,他无法想象这里刚刚还是一片黑暗、充满障碍的迷宫。

周泽楷隐隐约约觉得这不对。

可又说不出具体哪里有问题。

涌入了两个全副武装的小队站到他身边,他甩甩脑袋把别的想法都抛开,告诉自己抓捕兴欣才是此刻的头等大事。

这个门推开后,全体刚将枪口对准屋子内,下一秒又面面相觑起来。门后面不是预料中的会事厅,一段15米长4米宽的走廊通往的是下一个大门。

周泽楷小心翼翼地迈动双腿,江波涛和孙翔落后一个身位跟在他左右,排着队列前进的其他人在他们后方。

走了没两步,周泽楷脑海中闪过一个画面,他终于知道是哪里不对了— —

他穿越迷宫时放倒的那两个安保,本应好好地躺倒在某一处,但警方进入时,视线内的地板却是一片空旷。

再加上门后不是料想中的情景,周泽楷一瞬间就冒出了行动已败露或是这根本就是一个局的念头。

“都往后退。”他转身大声喊道。话一出,其余人虽疑惑,仍很迅速地服从命令。

同伴们率先退回到门后,周泽楷还未决定好下一步怎么办,就听见“砰”地一声,大门在两边人的注视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关上了。

 

耳麦中传来江波涛急切的声音,但周泽楷没空去回应好友说的门砸不开,子弹也穿不透。他正一手碎霜,一手荒火,和左右两个不知道从哪里出现的男人对峙中。

“……你?”左边的那个男人越走越近,周泽楷在记忆中搜寻了一下后,不可置信地皱着眉头。

男人嘿嘿一笑,一双大眼睛要多真诚有多真诚,语气却和那副无辜样很不搭,“叙旧就不必了,周警官。”

右边的魏琛瞪了方锐一眼,“老方快别废话了,正事要紧。”

听了魏琛的话,方锐又是笑嘻嘻的,“周警官,打个商量,把枪收起来如何?”

“不”字还没出口,周泽楷的背脊就被一枪口给抵上,方锐收下他主动摊平的两把枪后,对着他身后的人说了句:“辛苦了,小乔。”

“得罪了,周队。”乔一帆笑了下,对自己用枪对着的人温和道,“我们不会伤你,你也可以放心,外面一众警察都会安然无恙。”

周泽楷不语,方锐看着时间来不及解释,要等这个闷葫芦开口更困难,便干脆道:“现在没法说清,但是今晚之内,你要抓的兴欣全体、也就是我们,会让你得到想要的交代。”

 

周泽楷还在思索着方锐的话语,早就等候在一旁的罗辑把一套西装放进他手里,他在众目睽睽之下(三把枪对着他的情况下)脱下最外头一层警服,换上了西服。

衣服换好后,他这才注意到眼前四位都是侍应生打扮,年轻一点的两位和普通门童一样,一人一边推开了另一扇大门,恭恭敬敬地邀请他进去。

入眼的是金碧辉煌的圆形礼厅,礼厅中央有个缓慢旋转的圆台,上面两位姑娘正在弹奏着乐曲;台下穿着精致礼服的男男女女分布在各处,或三三两两地在攀谈,或一对一对地随着音乐起舞。

叶修就是这时出现在他身边,什么话都没讲就自然地挽上了他的手臂。周泽楷心下千种情绪,在叶修带着他步入舞池,搂上他的腰和脖子时到达了爆发的边缘。

刚好一曲柔和轻音乐才开头,叶修的动作使得两人现在身体紧贴着,他又听见叶修在他耳边讲:“配合一下走几步,我好跟你说些话。”

周泽楷学是学过交谊舞,但出了课堂还没有过实践经历,既然叶修自己送上来了,他也就不客气了。

“从这个礼厅开始通讯信号都被屏蔽掉,老关……你见过了,解锁放警方进来的那位,在他黑进系统搞定前,我们和外界取不到联系,一切都要靠自己。”

学过的交谊舞并没派上多少作用,叶修根本就没有和他跳舞的打算,只是他们这偎依在一起的姿势挺暧昧,好些人都对他们投来打趣的目光。

“让他们看。”叶修说,“这是他们大部分人最后的悠闲时光了。”

叶修贴在他耳旁说话,在旁人看来只是小情人在互相温存。对周泽楷来说,现状是他为鱼肉,正任由叶修这个刀俎摆布。

“我知道你很疑惑,简单说的话,这是一个局。警方这两个月来的所有举动,都是为了这个局。”

“不是兴欣为坑警方设的局,也不是你们认为的为抓我们的局,这是一场合作,兴欣和警方的合作。”

“而目标,是目前在场除我们之外的大部分人。”

 

感觉到周泽楷完全愣了,为防表情太过分被有心人看出来,叶修不得已去亲周泽楷的脸颊,又顺着脸部曲线一直亲到了……嘴唇。

以公谋私,挺好的。叶修想。

原先懵了的人因为被亲迅速回神,周泽楷像是拒绝、又像是在新仇旧仇一起报,狠狠地咬了叶修的下唇一口。

“呜……”被咬得可痛了,叶修怒瞪着周泽楷,“不用这么小气吧!”

“解释。”周泽楷直勾勾地看着他。

他重新趴回周泽楷的肩头,笑着道:“我们看着像不像在打情骂俏啊?”

感到周泽楷就要爆发了,叶修连忙正经起来,“这么讲吧,在场七十四人,包括我在内有四十三人都在你们艺术品犯罪科的通缉名单内。”

“这是一场由警方和我们兴欣一手策划的‘大聚会’,为了什么我就不用说了吧,当然是能抓多少是多少。”

“你想问双方为什么合作对吗?因为没有兴欣,这片网你们撒不到今天;而没有警方的应允,兴欣不可能全身而退。”

“这是一场交易,四十二个罪犯换这次大行动兴欣的平安无事。”

“这事在今晚前只有你们科长冯宪君和总警署的几位高层知道,你外头的同僚现在应该接到冯宪君的通知了。而你……因为我需要你,不得不用计把你一个人骗进来。”

“我知道你不信我,可目前情况由不得你不信。”

“这是你我第六次交手,相信对于我的档案你烂熟于心,那你就知道在兴欣犯下的罪行中,我们从未伤过人一丝一毫。”

“可是在场的其他人……如果你想知道他们手上染过多少警察、或者无辜平民的鲜血,我可以一一给你指出来。”

“而且现在能确保你安全的只有我,因为……在场的人都知道,你、是、警、察。”

 

周泽楷给叶修最后的那四个字震得又气又怒,偏偏拿捏不好那些话的真真假假,努力去控制住表情的结果就是憋得一张好看的脸半红。时间差不多,下一步必须去做,周泽楷这副模样倒是合了叶修心意,都不用演就很自然了。

他抓着周泽楷的手腕,使了力拉着人往东南方向走。

“叶先生,这是去哪啊?”这一动,就有三个男人一个女人围了上来,几张闪着精光的脸看得人生厌。

叶修装出一副不自然的样子咳了一声,“你们懂的,情难自禁。”

几个人一副了然的样子,纷纷以不善的眼神看向被他拉着的周泽楷。但是那个女人突然说道:“可是看起来另一位先生不是很情愿啊?”

叶修挑眉看向她,不慌不忙道:“由得他愿不愿意?”

包括女人在内的那四人都笑了起来,主动把路让给了他们。其中一男的又说:“叶先生可别玩得太过了,记得开场前回来,还等着您主持大局呢。”

“好说。”叶修摆摆手,和周泽楷很快就消失在礼厅侧门。

 

* * * * * * * *

被周泽楷拿枪指着的时候,叶修无奈了,“老魏他们居然没把你的枪都拿走,太大意了。”

周泽楷冷冰冰的,他是在进入礼厅的前一刻,从推门的乔一帆身上顺的枪。身处下风,他不得不给自己添点筹码。

“似曾相识的画面嘛。”叶修依旧一副自在样,“你想怎么样呢,直接开枪,还是等我再用吻你的把戏逃脱。”

周泽楷拉开手枪的保险,方向往上移,枪口对准了叶修的眉心。

命和任务都掌握在周泽楷手上,叶修不急不行了,“我说的那些,你是不是一句都不信?”

“每一个字,我都不信。”周泽楷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蹦着。

那些话,逻辑混乱,无头无尾。单是最简单的,如果和叶修说的一样,兴欣和警方在合作,那在场的那些人又知道他是警察,这种前后矛盾,周泽楷觉得就算自己把智商都喂了警犬,会不会信还有待商榷。

 

叶修百感交集地看着周泽楷,好一会后无奈地摇了摇头,“罢了罢了,这事实在太复杂,我也早知道要让你信服不容易。”

“原本打算瞒得下去最好,”又停了一会,叶修像是在和周泽楷说,又像是在说服自己一样,“就当替兴欣提前结束拿命去博的日子了。”

“你眼前的叶修是个艺术品偷窃犯,但我另一个名字和它对应的身份,我相信你认识。”

“我叫叶秋,警号970529,隶属C国警方艺术品犯罪科,‘殉职’于六年前。”

TBC

-----------------------------------------------------------------------------

这篇太难下笔了,一堆我叫不出专业名称的词都是随便写的,见谅

《Feels like the end(下)》

评论 ( 4 )
热度 ( 162 )

© umidonotkn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