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即本人
周叶纯食
只认原著周和原著叶

【周叶】Feels like the end(下)

※《Catch me if you can》 的后续

※《Feels like the end(上)

※专业知识了解有限,基本靠瞎编,有错欢迎指出


(下)

叶修给自己选的这条路,假死,销档案,制造假身份,走上犯罪的道路。

不是卧底,而是真真切切的犯罪。

叶修的父亲是警察,母亲是文物研究者,从小生活在父母两人的耳濡目染下,对这两个行业了解甚深。从警校以第一毕业时,他选择了入职艺术品犯罪科。

总警署长金成义看中了他的成长环境和自身才能,在一番谈话后,叶修答应了这份差事。

 

“警方一直好奇我们为什么只偷西方艺术产物对吧?那你知道我国流落在外的艺术品有千千万万吗?”叶修说,“从我单干,到组建了兴欣,六年里加在一起偷过97件名画珠宝,换回了109件祖宗留下的文墨瓷绸。”

“虽是为祖国工作,但这种黑色性质的职业并不能见光。我和兴欣由总警署长金成义亲自接管,也就是说,除了我们自己,只有一个人晓得我们的所作所为是在为国家。”

“兴欣所有人包括我都和你一样从RY警校毕业,愿意的话本也该和你一样成为一名受人尊敬的警员。但从我开始,一个个地毅然决然选择了这条路。”

“身为光明却选择了隐身于黑暗,做好了被自己的信仰当成敌对的准备。”

“你不用觉得我为在自己洗白,因为不管目的有多高尚,偷窃的对象是不是好人,我们都确确实实的是在犯罪,而且……毫无悔意。”

 

这么多罪犯聚到一起当然是兴欣牵的线,名义是共邀大家来一赏三个月前兴欣得手的《命运枷锁》。通过虚空的情报网向同行们发出邀请后,最终四十二人赴宴。

这些人中,有和兴欣一样的艺术品盗窃犯,有专门贩卖消息的情报犯,有负责中介买卖双方的销赃犯,有提供各类仿品的造假犯,基本和叶修他们干的事都能打上交道。

要将一群搅得艺术界苦不堪言的罪犯一网打尽不容易,这群高智商的罪犯都不傻,他们都是被警方盯梢的人物,这样大的一次聚会不可能每个人的前期工作都做得天衣无缝。

所以这是一个双向的局。

兴欣造了一个烟雾弹,所有与会人员都知道警方一定会出动,可是他们会以为出现的警察都被不动声色地解决掉了。

以为反咬了别人一口,却不知道真正的猎物还是自己。

这个计划简单又复杂,抓捕行动由总警署长金成义和艺术品犯罪科冯宪君科长领导,其余部门全力配合。在众目标认为他们解决掉警方前,除了金成义、冯宪君二人和兴欣众人,没有人知晓具体的计划是什么。

“要怎么做?”周泽楷问。

这话一问,叶修知道周泽楷信他了。

 

* * * * * * * *

唇齿触碰到一块,也不知道是谁更急切一点,互相凶狠地掠夺着对方口中的一切,像是恨不得把对方拆吃入腹一样。

两具身躯在亲吻中跌跌撞撞到了目的地,四个人高马大面露凶光的男人挡住了他们。被坏了好事的两人不得不停下动作,叶修冷冽地看着那四个人,语气不善地道:“滚开,别坏了老子好事!”

为首的保镖看看衣衫凌乱、面红唇肿、气息紊乱的周泽楷和叶修,心下明了,表情却很为难,“叶先生,往那头走有房间,这里实在不能进。”

被拂了兴致的叶修不爽道:“你说不能进是吧,我今天偏偏就要在这里做了。”

他说着,拉着周泽楷就要往里闯。

保镖一齐掏枪,“叶先生,里面都有什么您很清楚,请别让我们难做。”

“靠!”对着黑乎乎的枪口只能妥协,叶修骂骂咧咧的,“你们给我小心点。”

松了一口气的保镖们收枪,为首的道:“谢谢叶先生配……”

一人分两,迅速解决掉四个保镖后,为保险起见,叶修又拿出瓶药剂给他们一人灌了一口。

“我们有四十分钟时间。”他对周泽楷说。

 

是一间大屋子,天花板、地板和四周墙壁都由木板构成,左右两边靠墙摆着各种样式不一样的保险柜。叶修径直走到最里头,对着正面墙偏左的木板有频率地敲了一会后,从天花板传来了声音。

两人一齐往上看,只见天花板被开了一平米大小的洞,然后有两个人从上面探了头。

其中一个周泽楷认得,是方锐。

没有人说话,上方两人拿着绳索吊了一个工具箱下来,叶修接过后,对着他们摆了个“OK”的手势。

一会之后,周泽楷惊讶地看着一整套……开保险箱的工具。

叶修站立在一齐人高的机械式密码锁保险柜前,把经改良过的听诊器听筒挂到两耳处,又把传感腔头从保险柜右侧的空隙处伸了进去,调整了一会后露出一个得意的表情。

开工之前,叶修看着周泽楷那难以言喻的表情,说:“不用这么大惊小怪吧,哪个贼不会开锁的?”

是没见过贼在他一个警察的面前开锁,周泽楷腹诽道。

叶修对周泽楷指指上方未离开的两位同伴,然后专心致志地开始转动旋钮。

另一个周泽楷不认识的青年长得痞帅痞帅的,正咧着嘴对他笑,“你就是周泽楷啊……”话还没说完就被方锐堵住了嘴,方锐一手指着叶修一手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青年瞬间就换上了明白的表情。

距离周泽楷知道包荣兴是个有多天马行空的人还有四个小时,不然他的世界观在短时间内继知道兴欣是警方的人后又要崩塌第二次。

上面两个人扔了个被黑布包着的东西下来,准头是往周泽楷怀里,他揭开布后,诧异的看着里头的两把枪— —是他的荒火和碎霜。

周泽楷走去角落调试双枪,以免打扰到叶修,而后屋子就只剩下旋钮被扭动的声响。

等到叶修把最后一个号码也给扭对了,密码锁的轮片盘缺口重合后,保险柜自动打开。

他看着叶修又捣腾了一会,就原封不动地把保险柜给锁上了。方锐做了个询问的手势,得到肯定后和包荣兴一起把缺口给补上,只剩下周叶二人。

“可以了?”周泽楷问。

“只是来确认陶轩带来的东西而已。”叶修解释道。

他眼里写着“所以我来干嘛”,叶修不表情自在了一会,又很快调整回来,说道:“你是……被我看上的小警察。”

 

周泽楷回忆了一下叶修带着他从礼厅出来前说的话,和他们放倒保镖前亲到一起的画面,突然就懂了。

说得好听一点,他是掩护。

说得直白一点,他……用美色来掩护。

周泽楷的履历不差,入职四年来亲手抓过的罪犯能组成一个足球联赛,再加上天生一张好脸,因此实力外貌兼具的周泽楷一度成了整个警界的标志性人物。特别是干叶修这一行的,哪个说不认识周泽楷,就跟走到大街上说不认识梵高一样。

叶修要他,是要借着他营造一个警方落败的假象,再借着他被叶修看上了的理由达到从礼厅离开的目的。

正所谓一石二鸟。

周泽楷来了兴致,问叶修道:“回去怎么交代?”

还没等叶修有所反应,周泽楷便抓着叶修的领带,将人拉进他。两人距离近到呼吸都交织在一块时,唇舌又互相勾上了。

甜腻结束时,喘着气的叶修扒着周泽楷的衣领,毫不客气地啃上了被衣物半遮半掩的脖子。

眼看着就要起反应了,叶修才恋恋不舍地松开周泽楷,心满意足地看着他脖子上的红痕道:“要不是场合不对,我一定把你给办了。”

周泽楷扯了扯领带,心里想着还不知道谁办谁呢。

叶修仿佛看懂了他在想什么,笑了一脸高深莫测,“等这事结束,我们来好好谈谈。”

 

* * * * * * * *

时间不够,叶修没把后续的计划都告诉给周泽楷,只说了“临场发挥”四个字。于是当枪声突兀地响起来,周泽楷反射性地就冲过去,拉着叶修就要找掩护。

叶修反握住他的手,安抚道:“你别管我,保护好自己。还有在你的同僚进来控场前,努力添乱,只要别杀人。另外,别让任何一个人走出这个礼厅。”

周泽楷看见叶修的身影闪去了一旁,似乎是冲着什么目标去的。他自己则躲到角落的食物区,寻了张实心台做掩护,探了头看整个场的情况如何。

现场就此乱起来,搜寻不到谁最先开的枪,男男女女都掏出武器来指着别人。一群穿着黑衣、身材魁梧、看起来是受雇保镖的男人们也举着枪从外头进来。

场子又沉寂了一会,突然地四周墙壁都冒出了火花,金黄色的壁纸被烧焦,随即从电路密布的墙壁中发出了电路被烧坏的声响,许多人吓得惊叫连连。

原本正中央圆台弹着三角钢琴的姑娘,支撑架一拉琴盖一盖,秀丽的身形翻到钢琴的背端,矫健地从圆台四周的花盆里掏出两把枪,又抛了一把给原先拉小提琴的姑娘,两人开始朝着各个方向开枪。她们不复演奏时那副温婉,一身华丽的衣裳配上凌厉的杀气,两股截然不同的气质撞到一起却显得异常和谐。

从她们两人制造的混乱开始,枪声接二连三地在礼厅响起。周泽楷瞄准了那两个姑娘,正准备射她们的大腿,就听见耳麦重新上线的提示音,叶修的声音火急火急地传来:“小周别,两姑娘自己人!”

他视线转了一圈,叶修在他的后方和三个人动着手,以一敌三没落下风,还得了空看全场的现况。

“你视力还可以的吧?兴欣的人右手腕处都围了根红丝带,你别误伤。”

他把注意力移回混乱中,看见认识的不认识的手腕围着红丝带的,都只是在添乱而已。

但现场开始有人倒下,周泽楷蹙眉,借着掩护开始射击除了兴欣外拿着枪的人的手腕。想起叶修的话后,那些想要从正门或侧门逃离的,无一例外都被射击了大腿。

 

就在这时,周泽楷听到了耳麦中传来副队江波涛的声音,询问他的情况如何,并说刚刚一群妨碍公务的现在都被制伏了,警方无伤亡,冯科长通过无线电来了指示,行动照旧。

周泽楷说知道了后,开始下命令:“各小队听令,放下手中一切事情,除后勤原地待命外,全体尽快包围礼厅。”

 

* * * * * * * *

警方涌入将礼厅包围后,打得正酣的各派各人一下子就停止了交手。都是聪明且珍惜生命的人,看着自身已成笼中之雀,纷纷缴械投降。

看到周泽楷没事,领头的轮回小队放下心来,周泽楷接过指挥权,让警员们给投降众人戴上手铐,押上警车。

可他搜寻了一圈后,没有发现叶修的踪影,连他认得的兴欣的人,上一秒他明明看到他们还在到处制造混乱,这会却一个个都凭空消失了。

而回到警局后,他又目瞪口呆地看着兴欣一伙一个个地从警车上被押下来,最瞩目的是其中那个他之前见过的金发青年,很兴奋地对着押着他的警员说东说西。

最让他惊讶的,是一个星期后的警方的对内行动报告和对外媒体通稿中,都写着“叶修与他的兴欣同党被抓获,将会受到法律制裁。”

这不对,两份都是由总警署长金成义审核通过才发布的,可这两份关于叶修和兴欣的总结都过于奇怪。

叶修他们的作为不能公之于众,但不应该制造兴欣又一次逃脱的现象吗,检察官真要将他们送上法庭?

而叶修把真相都告诉他的那一刻,就注定要结束兴欣一伙人的盗贼生涯,所以对内不是该详细说明,然后还他们警察身份吗?

 

第二天,总警署长专程来艺术品犯罪科表彰众人,会后周泽楷跨级去找金成义问个明白。金成义听完后连连摇头,对周泽楷说:“警方根本就没有和兴欣合作,当天的行动是警方自主突围成功,叶修说的他是警方的人更是天方夜谭。”

周泽楷只点了点头,说自己不该轻信敌人。

可他知道总警署长在说谎。

隔天冯宪君科长召集了艺术品犯罪科的所有人,说是有新同事要来。

叶修出现时,除了周泽楷和冯宪君,其他人都条件反射地去摸腰间的配枪。

然后大家就看着和叶修长得一模一样,自称是“叶秋”的家伙和他们说道:“同僚们好,相信对我的名字你们都有所耳闻。六年前的外勤中,判定我殉职于炸弹爆炸,其实我是重伤被好心人给救出来了。但是爆炸冲击导致我失忆了六年,不久前才想起我是谁。”

对于这个解释,艺术品犯罪科的警员们纷纷表示“我靠他在驴我们吧”“他要不是叶修我愿意吞枪”“这都是什么神展开啊”……

不信归不信,但艺术品犯罪科自四年前的大换血后,目前警员都是近四年从警校毕业的新血液,谁都没和警界的前传奇叶秋打过交道,无法去揭穿说谎的人。

科长冯宪君没有要解释的意思,大家也就意思意思欢迎了新同事,然后各自回归岗位。

 

“叶秋”的办公桌选在了周泽楷旁边,周大警官心情好了一天,在下班时后脚跟着“叶秋”走出了警局大楼。

周泽楷说得好听,他说替“叶秋”接风。

冲着周泽楷埋单的大餐,叶修一边动筷子一边说道:“那天的行动我没和你完全讲清楚,在场那么多罪犯,但真正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我开的那保险箱的主人,叫陶轩。他和他背后的嘉世是那一行的中介商,专门从买卖双方赚取中介金,兴欣和嘉世合作过一段时间,后来发生了点矛盾,自此不对盘。”

“三个月前兴欣偷了《命运枷锁》,在行业内引起了一阵轰动,还没把它换出去,陶轩就叫嚣着要拿《烟雨天》来一比高低。”

“《烟雨天》这幅画X朝状元宋博元唯一流至后世的画,一直以来是宋氏一族的传家之宝。三十年前于宋宅失窃,将宋家老家主气得旧疾发作,临去前要后代不论花费多少代价也要将它带回宋家。”

“陶轩放出《烟雨天》的消息后,兴欣花了一个月时间调查。当时失窃宋家的家丁对窃贼有过照面,警方那边的存档有对嫌疑人的描述像,我们对照后又用陶轩的照片在专编系统中年轻化了三十岁,还原他以前的相貌后去问了当年的家丁,指认了他就是盗贼。”

“我们用了两个月造这个局,就是要他上钩,亲自把送到我们面前。那天我去开他的保险箱,为的就是确实是不是真的《烟雨天》。现在这幅画呆在证物处了,待庭审过后,画就会送回宋家。”

听完这番话,周泽楷生出了许多疑问,众多疑惑中他选择了最大的一个,不解地问:“一幅画……出动这么大阵仗?”

“额……”叶修摸了摸鼻子,好一会才回答,“……我母亲姓宋。”

周泽楷恍然大悟。

“答应走这条路的时候我没存这个私心,但陶轩放出话来的那一刻,我想着要能把画拿回来让我外公瞑目,付出多大的代价也值得。”

周泽楷把整个事件从头到尾过了一遍后,觉得叶修的所作所为都在情理之中。

 

饭局过半时,叶修讲到另外的事,“你去质问老金后,他回去差点neng死我。”

“总警署长的打算是要让蓝雨小队的喻大检察官对兴欣提出控告,庭审这一关我们要走一趟,算是对公众有个交代。不过不可能让我们真的去坐牢,控告最终会以证据不足被撤销,我们会被无罪释放。”

“如果可以老金是要让兴欣继续干下去,过一趟庭审也是让我们对艺术品犯罪届有个交代,毕竟……这个聚会是兴欣办的,招惹来警察导致这么多人被抓,怎么看我们都逃脱不了干系。但如果是证据不足控告撤销,兴欣完全能好好地回归这一行,其他被捕的人只能归为运气不好。”

“老金没想到我把什么都交代给你了,臭骂了我一顿,还让我自己来解决你这个麻烦。这不,我来了嘛。”

“你不用这样……”周泽楷说,“你喜欢这份工作……可以和兴欣继续……”

“那么你下次再要抓兴欣的时候故意放走我们吗?还是你就不参与到抓我们的任务中了?警界第一人这样可不行哈。”叶修笑,“小美人,哥可是为了你啊。”

对于叶修满嘴跑火车,周泽楷忍住才能不翻白眼,他问:“兴欣其他人现在呢?”

“你就不能先感动个几秒吗?”叶修无语,“好啦我才不会因为对你的感情就分不清轻重,能担当这份差事的人不多,兴欣里头一群小朋友我教了很久才教出来,终于能独当一面的时候当然不可能说不干就不干了。”

“‘叶修’会揽过所有罪责,兴欣其他人被释放,避过一段时间的风头后,他们会继续下去。”

周泽楷点头,“你到底……叶修、叶秋?”

“……真名是叶修。”停顿了一会后,又说道,“‘叶秋’这个名字牵涉到另外一件事,我目前不能告诉你。”

这个回答,周泽楷显然很受用,“没事,你的秘密。”

对于周泽楷的尊重,叶修照单全收,他说:“当回警察我会用着‘叶秋’这个名字,你千万别叫错我啊。”

周泽楷笑了笑,眼神发亮地道:“前辈,叫你前辈。”

叶修看他看得也笑了,回答道:“好。”

吃饱喝足后,两人并肩走在繁华的都市大街上,周泽楷回警察宿舍,问叶修现在住哪。

叶修无言了一会,最后还是说了,“那啥,重新分配给我的房子还没定下来,你收留我个几天?”

“好。”周泽楷毫不犹豫,“但是,要报酬。”

“……你不是吧!”叶修无奈,“要啥?我跟你说,我当大盗偷回来的东西都上交给国家了,钱包穷得叮当响!”

周泽楷只是笑,心说很简单,把戏弄我的那些还回来就行。

是时候来谈谈上下问题了。

END

-----------------------------------------------------------------------------

快写哭了,以后打死也不碰这种题材了_(:з」∠)_

应该有好多情节圆不了,我有空修文……


本来该把前情也写了的,但实在太难笔力驾驭不了,把想法放个大纲吧。

这个故事是这样的— —

第一次交手是小周带领轮回小队乘坐民机护送一副名画到达目的地,老叶扮成机长从他们眼皮底下偷走了画,然后跳飞机逃脱。

第二次交手是小周个人受楼氏集团邀请豪华轮船绕X海三天游,小楼在轮船上举办了一个珠宝展,叶修扮成乘客偷走了最牛叉的那颗,在查探中小周逼得老叶只能跳海脱身。【莫方,有潜水艇在海下接应】

第三次交手是警方出动去保护一个政商名流的聚会,会上某富商展览一幅花了高价收购的名画,叶修顶了叶秋的名头去了这个聚会。小周看到“叶秋”的时候想直接抓他,“叶秋”面不改色地说认错了人了我叫叶秋,小周没证据只好作罢。这次动手偷窃的是兴欣其他人,为吸引小周的注意力,老叶在聚会场地的酒店楼上开了个房间,独自一人回房。名画失窃后小周第一反应就是去找叶修,谁知老叶刚洗好澡,上半身衬衫下半身内裤和浴巾,见小周有破门而进的意向,不得已砸破玻璃跳楼逃脱。他要跳的时候,踹门而进的小周以为他要想不开,连忙冲过来制止……浴巾就被扯掉了,两人互相目瞪口呆,最先反应过来的老叶立刻往下蹦。【私设酒店楼层超级高,老叶带了降落伞】

【以上一些细节不要深究,就是想让老叶把海陆空都跳一遍】

第四次就是catch me if you can,具体是什么事件大家就自由发挥想象力吧。

第五次事件没想好,构想是最后小周依旧没抓到老叶,但郎情郎意(?)的,老叶说:“你抓我,如果你抓到我,我就和你嘿嘿嘿。”【大雾!我都在想什么?!】

第六次就是feels like the end,老叶被抓到了。

这一整个系列我本来想写成六个篇章的,但实在太难了,到最后只能写成这两篇……

咳……整篇文本来的名字是《五次周泽楷没抓到叶修,一次他追到了》……

就这样,没然后了。

评论 ( 10 )
热度 ( 156 )

© umidonotkn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