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即本人
周叶纯食
只认原著周和原著叶

【周叶】Dance again(六)(七)

※有喻黄,注意避雷

※胡编乱造、狗血、雷


(六)

经过那一天,周泽楷有10天没出现在叶修视线内,失落归失落,叶修觉得这样也好,谁也不给谁添麻烦。

他是以高兴的口吻告知喻文州这事的,喻大律师可懂他了,一下子就点出来,“他不烦你了你真的开心?”

“……你让我装一下会死?”

“哦。”喻文州很冷漠,“我帮你一把吧。”

对着就这么挂了电话,话意也不明朗的喻文州,叶修默默无语。

 

三天后,又是一个星期天,在被窝里睡懒觉的叶修被门铃给吵醒了,他睡眼惺忪、盯着乱糟糟的头发不情不愿地去开门。

看到门口站着谁后,他给吓醒了,同时门“砰”地一声就被他关掉了。

门铃没有再响,叶修告诉自己是幻觉,自顾自走回屋里刷牙洗脸吃早餐午餐二合一。等他把盘子都收拾干净后,似乎不甘心一样,又去开了个门。

靠在门口墙在玩切水果的周泽楷欣喜了一下,手一个不稳,炸弹爆炸的声音就从手机传出。周泽楷立刻把手机扔回口袋,一脸真诚地站直立于叶修面前。

“有事?”叶修问,特别是看到周泽楷身旁还有个大箱子,嘴角止不住地抽了一下,总感觉不会有好事。

“我,租客。”周泽楷言简意赅,递过一张纸。

看了一眼后,叶修脸都黑了,“不好意思,你肯定搞错了,我没给自己找房客。”

“签名、手印、地址都没错。”周泽楷挺理直气壮。

叶修突然想起什么来,杀气腾腾地打电话给喻文州,“你最好解释一下。”

“文件不是伪造,具有法律效应。”喻文州的声音一听就知道了是什么事,一如既往地温润平淡回答。

“行,喻文州你做初一我做十五。”叶修差点摔电话。

二十秒不到的通话结束,叶修觉得自己要炸了。半响后,他朝着周泽楷摊掌,“先把租期一年的房租交齐了。”

周泽楷也很上道,立刻放了一张银行卡到叶修手里,“钱在里面,密码160301。”

他把周泽楷带到一间客房前,压制着内心止不住往外蹦的草泥马道:“就这里,设施齐全,缺的你自己花钱置办,每个月水费电费我会单独给你算。”

周泽楷点头,叶修又说:“除了这间其他房间你都无权进入,不包三餐,厨房你可以进,用了什么食材记得给我补回来。”

周泽楷还是点头,叶修接着去翻出两把钥匙给他,“大门和你房间的钥匙。”

 

叶修实在低估了周泽楷。

第二天早上,他走出房间时,看到周泽楷坐在餐桌前满脸笑意地对他挥手,“早,帮你做了份早餐。”

叶修扫了一眼,噢,荤素搭配,色香俱全。

然后他就开火放锅煮水,又打开冰箱拿了袋速冻饺子扔进锅里。

第三天早上,周泽楷做了份和前一天一样的早餐,又把前一天只吃了半袋的饺子给煮了。

叶修就从储物柜拿了盒红烧牛肉方便面去泡热水。

第四天早上,餐桌上只有和前前天一模一样的早餐,所有冰箱里的速冻食品和柜子里的方便面全部没了踪影。

叶修很不客气,“我说过用了食材要补回来的吧?”

周泽楷很真挚,“嗯,下午会买回来。”

他呵呵,拿着钱包出门,周泽楷立刻跟上去,看着他在住宅区门口一家包子铺买了几个包子和一杯豆浆。

第五天早上,桌子上摆着那家包子铺所有种类的包子。

叶修微笑,去了包子铺隔壁的面条店。

第六天早上,餐桌上终于清净了,叶修莫名地爽了一把。

呵,周泽楷还能把外面全部小吃店的东西带回来不成?

然后周泽楷对他说:“把门口……九家卖吃的店,买下来了。”

“……”行,你有钱,我吃还不行吗。

 

虽然对周泽楷一副疏远的态度,但叶修依旧是个商人,涉及到经济利益的事他不会往外推,因此兴欣和义強的合作就稳定下来了。

只是有一点,在某一次签署完最新合同后,叶总裁问了:“你们轮回为什么给子公司起‘义強’这种土到掉渣的名字?”

周总裁一脸认真,末了答:“土名好养活。”

周泽楷成功把他逗笑了。

趁着这个机会,周泽楷问:“下周末市体育场有场足球友谊赛,E国明星队对阵C国明星队,跟我去吗?”

叶修不讲话,周泽楷接着道:“轮回是这场比赛的赞助商,我记得……你很喜欢E国的一个球员。”

周泽楷言下之意,他能作为内部人员近距离接触到球员,还能拿到位置最好的球票。

这种诱惑对一个球迷来说是挺大的,但叶修只是道:“我不喜欢他两年多了。”

叶修说,两年半前我还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就不喜欢他了,但当时和我谈恋爱的你却不知道。现在你不知道也没什么,不过你的邀约就对我没有诱惑力了。

 

但十天后,在VIP包厢坐着的周泽楷却眼尖地发现下方主席看台坐了一个人。叶修的眼神专注地随着场上一个飘逸的身影移动,在那名球员打进全场唯一一个进球后,他特别兴奋的站起来,跟着全场的C国明星队球迷一起呼喊球员的名字。

比赛结束后,周泽楷远远地在后方跟着叶修的身影,说来也奇,散场的球迷成群结队,周泽楷却没被他人的人影阻挡到视线,他就是能清晰地捕捉到离他至少50米远的叶修。

晚上十点半,两人一前一后走进了那家酒吧。

叶修在吧台坐下后,相熟的调酒师照旧给了他一杯柠檬水。因为酒吧离体育场不远,一些刚看完比赛的球迷也三三两两分布着,叶修便和身旁一个穿着C国明星队球衣的球迷聊了起来。

周泽楷选了个不起眼的位置落座,在嘈杂的环境中安静地盯着叶修的背影看。

舞台上DJ刚放完一支曲子,主持人便宣布下面登场表演的乐队名字。

记忆涌来,周泽楷还在大学时第一次看到这支乐队就喜欢上了他们的风格和歌曲,喜欢这个酒吧的一大原因也是因为乐队是这里的常驻歌手。不过从他离开到回来,一年多的时间里他都没再看过他们表演了。

而叶修就在这时从吧台起身,往后往周泽楷这个方向走来。周泽楷有点发怵,但整个人掩在昏暗的灯光下,他觉得叶修应该看不见他。

所以当叶修问能不能坐下时,他呆了好久才用力点头。

叶修不说话,背靠在沙发上,专注地看着离得有点远的舞台。乐队的表演时间有半个小时,他们一共唱了五首歌,从劲爆的摇滚曲到温和的抒情曲,两种风格都驾驭得很好。

乐队的表演结束后,叶修问:“看你心不在焉的,没在看他们演唱,你不是喜欢这支乐队吗?”

这种朋友一样的聊天语气着实让周泽楷惊讶,反应过来后他却不答反问:“你……喜欢他们?”

“不算吧,只是当年受你影响,对他们有点了解。我们分手后我有时候来酒吧碰到他们的演出,就认真地捧个场。”

周泽楷觉得跳动着的心在此刻缓了下来,慢得不能再慢,似乎要用尽全身力气才能继续下一次的跳动。

“我今晚去体育场看比赛了。”叶修又说。周泽楷没听出来叶修清不清楚周泽楷知道,还从散场就跟着他来酒吧这事。

“学生时代对那名球员很狂热,他名震欧洲我跟着开心,他低谷我就等他王者回归。后来他退役了,我工作了,那股狂热随着时间渐渐就没了。现在不喜欢了,但能近距离看他踢一场比赛,也算圆了一个梦。”

得,周泽楷清楚叶修这话肯定是说给他听的。

叶修说,你看,我爱你的时候会为你的喜怒哀乐变换情绪,现在我不爱你了,你最多就成了我以前的一个幻想。

“我以前挺嫉妒这个乐队的,因为你对他们可比对我好多了。后来嘛,发现他们真的挺不错的。时间在走,人在变,曾经爱着的到后来就无感了,曾经无视的却可以关注上。”

 

(七)

不管叶修那些话有没有在暗示着什么,总之周泽楷没有退缩的理由。就算叶修在把他往外推,他也要把他欠的都偿回去,再千百万倍地对叶修好。一天不行,那就一年,一年不行,反正有一辈子。

两个月后的一天,黄少天来找他,周泽楷以为他和喻文州又发生了什么,结果黄少天是邀请他去旁听一场庭审。

被告人是一家大公司的财务主管,因为赌博欠了不少债,便挪用了公司公款去抵私人的债。按理说这是没什么争议的案子,但是被告人的妻子娘家有黑道背景,明里暗里贿赂和威胁了不少检察官和陪审员。

同一时间,喻文州也邀请叶修去旁听这场庭审。

听到黄少天是检察官的消息,叶修煞有其事地问:“你该不会……是被告的辩护律师吧?”

“……不是,我是那家企业的法律顾问,会配合检察机关进行检察,这回我和少天站同一边。”

“不再和黄少天对着干了?”叶修觉得挺有意思。

“哪能啊。”喻文州苦笑,又说道,“少天想起我和他是大学同学了。”

 

在法庭上能和黄少天旗鼓相当的只有喻文州,而以往对立的喻文州既然和他站在了同一边,检察官黄少天便可以用无敌来形容。凭着过硬的专业知识和一张能说会道的嘴,他列出的条条罪证让被告律师根本无从反驳,这场庭审终究以正义一方的胜利结束。

一场堪称精彩绝伦的庭审后,喻黄周叶四人一块吃了顿晚饭。饭吃一半,喻文州拉着叶修去了卫生间。

“你几岁?上厕所还要我一起?”叶修特别想翻白眼。

喻文州不接茬,对着镜子整理衣容,他问:“我现在看起来怎么样?”

“……人样。”叶修实事求是。

“我要去和少天告白。”喻文州终于说了出来,“今天拉你出来,是为了壮胆。”

叶修:“……”

“我觉得他有预感我要告白,所以也把周泽楷拉来壮胆。”

“……”

“回去后我就和少天先走了,你等着周泽楷一块回家吧。要是成功了,明天再请你们吃饭。”

“……”叶修心说你开心就好。

喻黄走后,周泽楷和叶修相顾无言了一会,叶修便喊了服务生又点了两份甜点,而周泽楷在思考该如何开口和叶修约余下的大半个晚上。

 

餐厅门口走进来五个人高马大的壮汉时,叶修是最先发现不对劲的。

喻文州从来不说,但叶修何等精明,这么多年的相处下来他多多少少能感觉到点什么。也是和喻文州混久了,一个人是不是善茬叶修一眼就可以分辨出来。

那五个男人身着黑西装,身上显现出来的凶戾气息让人一看就联想到黑帮。这几个人的气质和喻文州比起来,少了高位者不动声色的风范,多了为人卖命的沧桑。

几个壮汉经过的桌位上食客们几乎无人察觉,叶修心道没准这群人也就是来吃个饭的,他和周泽楷自己吃自己的,不去惹他们就好。

但是那几个人的目标偏偏就是他们这一桌。

叶修和周泽楷一齐淡定地看向壮汉,叶修开口道:“什么事?”

“谁是黄少天?”为首的一个男人问。

周泽楷和叶修对视了一眼,从叶修眼神里读出了这几个人不好惹的讯息,他道:“不认识。”

“放【哔— —】的屁!”壮汉显然发怒了,手往饭桌上重重一拍,盛着食物的盘碗都震动了下。

另一个壮汉把什么东西交到了为首那人手里,为首的壮汉立刻眼神恶毒地看向周叶二人,粗犷的声音也响起来:“你是周泽楷?黄少天的小白脸?”

周泽楷嘴角一抽,叶修险些忍不住笑场。但一瞬间叶修便看见几个壮汉伸手要从怀里掏什么东西出来,他脸色煞白,迅速抓着桌上还残余食物的盘碗往几个壮汉脸上扔去。趁着壮汉发愣的时间,叶修拉起周泽楷的手,喊了一句“跑”,两人双双往门口冲去。

 

后头一片鸡飞狗跳,叶修和周泽楷无暇顾及身后传来的陶瓷破碎声、食客尖叫声,只知道拼了命地往前跑。刚刚不止叶修看到了,周泽楷的余光也瞥见了那几个壮汉怀里闪过的金属亮光,刀、还有……枪。

餐厅位于本市商业中心的某处广场26楼,正值夜晚热闹时,广场的行人很多,这方便了周泽楷和叶修掩藏身影,却影响了他们的逃跑速度。

人太多,乘坐广场的垂直升降电梯直达地下车库不现实,两人只能一层一层地从自动扶梯往下跑。下到十层左右,似乎已经甩掉了身后追赶的人,叶修也停了下来,找了个地方背靠着,不停地喘气。

跑的这一大段路对体力和心神都是一个极大的考验。那几个人绝对是冲着性命来的,虽然目标是黄少天,但是当周泽楷被划入黄少天一边,他的命也就成了那群壮汉的觊觎物。而面对枪,谁都害怕。

叶修捂着饱腹后剧烈运动导致发痛的胃,五官微微皱在一起,又看了眼周泽楷,发现他表情也没好到哪里去。

叶修拿起手机,迅速拨通了喻文州的电话,这时候可管不着会不会破坏喻黄二人的告白情景,命要紧,只有好友有能力救他们。

谢天谢地,电话接通了。叶修刚要讲话,视线所及处那几个壮汉又出现了,周泽楷立刻拉住他的手,两人继续透支体力往下层跑。

体力上周泽楷比起叶修来说还是更胜一筹,叶修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和喻文州说话都是断断续续的,半天也没说完整。周泽楷见状,手一伸便拿过了叶修的手机,虽不明白叶修为何要给喻文州打电话,却凭直觉就信了叶修,他简而言之地将情况迅速告知了喻文州。

 

周泽楷和叶修都没有过逃命的经历,而追赶的壮汉一直以来干的就是追杀人的事,见到目标二人逃往地下停车场,想要驾车逃离时,他们已把两人的命视为囊中之物。

震耳的枪声在没什么人的应车场响起时,周泽楷和叶修下意识就把对方往低处拉,两人心有余悸地互望了一眼,发现自己和对方都没有中弹流血的痕迹后齐齐松了口气。

枪声让两人的神经都紧绷起来,害怕的情绪有如雷霆之势在心头迅速蔓延着,身体变得又僵硬又冰冷。

幸而求生的欲望占了上风,周泽楷和叶修拖着发软的双腿,俯着身体在众多的汽车中穿梭,竭力往自己的车驾跑。

可对方有五个人,他们离座驾越近,脚步声也离他们越近。

 

千钧一发之际,叶修第一反应就是用自己身体把周泽楷挡住,把人扑倒的时候,看见被他压在身下的人张大了双眼。

最开始根本毫无感觉,叶修心道或许是幸运地躲过了,但下一秒,撕裂的疼痛已由腹部传至全身。

叶修好想扯个笑容给周泽楷看,说我没事你别担心。但别说讲话了,他连动一动嘴皮都没力气。

他感到额头在冒汗,知道自己的脸色肯定一片苍白。意识开始昏沉时,叶修看见周泽楷正撕心裂肺地喊着什么,口型似乎是他的名字。可一切喧嚣都化成了寂静,他什么都听不见。

世界完全黑暗前,叶修脑海里只有— —

小周没事就好。

就是……有些话,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说。

 

喻文州喊周泽楷回神时,看见他记忆中对好友不好的人正控制不住地往下掉泪珠子,周泽楷双手颤抖地抱着叶修,嘴里一直在呢喃着些什么。

叶修是腹部中弹的,浅色的衣物上鲜血晕开了一大片,衬得伤口特别严重。喻文州也立刻惨白了脸,快速吩咐了手下一些事后,他帮着周泽楷把叶修放进后车座,踩了油门就往医院奔。

TBC

评论
热度 ( 28 )

© umidonotkn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