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即本人
周叶纯食
只认原著周和原著叶

【周叶】All my heart

※是《淡与源》出本时新增的番外四,过了这么久终于想起来该发了,当混更吧,也净化一下tag。虽然是番外,但当成独立短篇看也可以,因为独立发出来所以单独取了个名

※爱周爱叶爱周叶,周爱叶叶爱周,不服建议直接吊死



周泽楷做了个梦,梦里这是个战火纷飞的年代,炮火于四处无情地肆虐着,世界在燃烧中一片支离破碎,尸横遍野,百孔千疮。

战争带来的是这片土地的满目疮痍,未知的死亡是每个人都绕不过的最终结局。

乱世出英雄,有人带来了毁灭,自会有人在为着安宁而奋斗。

叶修是统率着三军的最高将领,周泽楷是战线后方救死扶伤的医生。

梦做到这里或许能按照“叶修在前方战场指挥士兵们与敌人厮杀,周泽楷在挽回一条条生命的同时祈祷着战火中心那人能平安”的剧本继续下去,最后“和平重归土地,两人于硝烟还未尽数褪去的战场上拥吻着,身后残阳映红了天地。”

可这是最好的发展和结局,在梦中还保留着现实意识的周泽楷不愿意看“他”和“叶修”活在这么一个无法预知明天、用命去博未来的世界,他逼着自己醒了过来。

因为刚刚开了个头的梦,周泽楷一颗心还在快速跳动着。但入耳的除了自己的心跳声,还有枕边人沉稳的呼吸声。

天色还混沌着,周泽楷在黑暗中看着睡得安稳的叶修,弯着嘴角定了定心。

是哦,这是第十二赛季的夏休期,中国队刚拿完第三个荣耀世界邀请赛的冠军,回国后叶修和他一同来S市住几天时间。

这才是他们的现实世界,周泽楷心满意足地想,很快又睡下了。

 

第二天周泽楷告诉了叶修这个梦后,叶修笑得有点欢,还和他说:“这是小姑娘们喜欢玩的AU之一啊。”

周泽楷一头雾水,叶修便打开电脑,点开了一个同人论坛放到他眼前,边滚动着鼠标滚轮边三言两语地给他解释后,周泽楷觉得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可是,谁能告诉他,论坛版头那大写加粗的“叶周”二字是什么鬼?!

等他在网页输入“周叶”,点开周叶论坛看到对逆家百倍杀的关注数和帖子数后,伴随着恋人一脸“还能不能好好玩耍了”的表情,周泽楷迅速释怀。

自此两人开始不得了起来,自己给自己开起脑洞来。

周泽楷若是骁勇善战的将军,叶修就是辅佐君主的丞相。

周泽楷若是行侠仗义的侠客,叶修就是快意江湖的浪子。

周泽楷若是泼墨挥毫的画家,叶修就是别具慧眼的画廊老板。

周泽楷若是受宗教道义束缚的主教,叶修就是挣脱命运枷锁的反叛者。(可以点,真的可以点)

周泽楷若是堕入地狱的恶魔,叶修就是破除黑暗的天使。

周泽楷若是消灭怪物的猎人,叶修就是搜集传说的记录者。

……

不管他们身处哪个世界(和平或是动荡),位于哪个身份(同伴或者敌对),他们都会通过交缠错乱的命运线,相遇相知再相恋。

 

然而周泽楷还是喜欢现实世界。因为在这个世界中,他和叶修从事着喜欢的工作,他们不用去担忧世界拯救世人,不会有针对他们的天灾人祸,不需费尽心思去达到目的。最重要的,是他和叶修已经在一起了。

直到有一天,叶修问周泽楷:“你看paro这么多,想不想玩角色扮演play啊?”

周泽楷眼睛都亮起来了,光是脑补了一下场景,胯下就已经按耐不住。他当即打开X宝,准备置办那些paro里的衣物,而叶修却呵呵一笑,把家里网线都给掐掉了。

“你让我上,这购物车就可以点结算,不然你想得美。”

涉及到原则问题,周泽楷默默一键删除购物车。反正就算角色扮演没得玩,他能折腾叶修的花样也多了去了。

而那一年他生日前夕,轮回战队宣传部给自家队长策划了一个新主题— —周泽楷化身一枪穿云,去荣耀里畅游一番。

事前道具师来为他量三围,他又拜托了道具师另外再做一套某账号卡的衣服。

11月24号那天,叶修拆开周泽楷递过的礼盒,看到忧郁小猫猫的角色服时,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了。

“没得商量?”叶修还要再挣扎一会。

周泽楷闭了会眼睛,睁开后吹掉了生日蛋糕上的蜡烛,笑得一脸心花怒放,无辜地道:“许愿了。”

叶修笑骂了他一声,到底还是答应了。只不过那晚叶修是如何将一枪穿云的衣服穿到自己身上,又让周泽楷穿上忧郁小猫猫的衣服,就永远是个谜了。

知道谁上谁下没变过就好啦。

 

* * * * * * * *

两人一块过了几年,相处之间一点都不跌宕起伏,而是有如细水长流般。当然很大原因都是周泽楷的性格所致,他天生温润平和,虽然在面对叶修时会自动化身吐槽役,归根到底还是个腼腆不爱讲话的小伙儿。

叶修一直想寻了机会和他吵架,但喊了很久的“小吵怡情”总消失在周泽楷的“别闹”二字中,气得叶修牙痒痒,对着周泽楷的那张脸,一颗心又不自禁地放了软。

 

后来啊,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下,中国的同性恋婚姻法通过了,这个群体也开始得到了国家法律的认可。

 

* * * * * * * *

周泽楷拿下第四个联赛冠军并宣布退役那天,屏幕前网络上一票人哭得呼天抢地,现场的记者们也是拼命忍眼泪,直到新闻官又点了一位情绪稍好的记者起来提问。

“请问退役后有什么打算?”

周泽楷的眉梢眼角都染上了笑意,他说:“会和人商量。”

那位记者问出了他这辈子都不会后悔的又一个问题:“是叶神……叶修吗?”

全体惊愕,心照不宣是一回事,问出来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可以说,周泽楷和叶修是一对,对于认识他们的人,不论是朋友、粉丝还是路人来说,早就不是秘密了。

第一届世邀赛结束后,知道周叶在一起的,除了双方家人,也就国家队和各自战队的朋友们。这群人都很可靠,管得住自己的嘴,问题是出在根本就不避讳的两人身上。

最开始粉丝拍到兴欣的新闻官和轮回的队长在两队比赛后一起去吃夜宵,大家还归为两人交情好。

然后周泽楷的生日聚会照片上,一群轮回人中突兀地出现了一个叶修,还可以归为前辈为后辈送上祝福。

等到第二届世邀赛,周叶本就处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同队伍,但随队媒体放出的照片中,前后第一人的同框完全是恨不得黏成一体。

微博本就因为叶修的第一个关注是周泽楷在之前引发过风波,两人的微博更新都不勤,但这些为数不多的微博的评论下,留下沙发的总是另一人。

……

猜测渐渐有了,两人的粉最初还和人互掐。社会发展到那时关于性向的歧视已经很少有人拿到台面上来说,所以粉丝替他们掐的不是性取向,而是掐“我叶我周是单身,你们不要总想着给他们搞绯闻!”

到后来两正主依旧没亲口承认,然而各种蛛丝马迹源源不断地摆到所有人面前,叶粉周粉们连自己都欺骗不下去了,一个接一个地心累继而退出掐架队伍。

但是就算偶像把他们的脸打得啪啪响,粉丝们还是笑着把脸送了上去,更甚“这份狗粮我含泪吃下”也喊了出来。

至少捧在心尖上的人看着是开心的,而互相的对象之于荣耀领域来说是至高神,论成就完全配得上自家偶像。

 

台上的周泽楷眼含春风,唇带桃花,不可置否地点下头。

 

 

记者招待会结束后,轮回集体退入后台,叶修正倚在休息室的门上笑吟吟地看着他们。轮回队员们一个个和叶修打过招呼后,对着前大神和脸笑得能柔出水的刚退役大神告别:“那队长,明天俱乐部见了。”

只剩叶修和周泽楷时,叶修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他。周泽楷一看,叶修的微博刚发了这么一条:“@周泽楷 你是一个伟大的选手,祝未来好运。”

叶修轻笑:“这话我也能对你说了,周大大。”

周泽楷拉过叶修的手,进了一间个人休息间,把门反锁后他就顺势将叶修搂进怀里,蹭了蹭他的脸后,把头搭在他的肩膀上。

叶修给他这如同小孩子索要亲昵的动作弄得发笑,伸手环住周泽楷的腰,说道:“恭喜夺冠。”

“嗯……四个冠军,和你一样。”

“你最棒啦。然后,宣布退役有什么感想?”

周泽楷贪婪地呼吸着叶修身上干净的气息,“比预想中平静,前辈当年……也这样吗?”

“我都记不太得了诶,我回忆一下啊。就是拿了冠军,跟兴欣的大家说我要退役回家,就这样吧,好像没什么太大的心理历程。”

“噗,”周泽楷笑道,“真简单。”

“是啊,不就是退役嘛,又不是去送死。”叶修搂周泽楷的手收得紧了一点,“说吧,退役后想和我商量什么啊?”

闻言,周泽楷松开了叶修,跟他拉了点距离面对面,“认真地听我说?”

叶修见他严肃,也严肃地点头。

“叶修,你退役了,我也退役了。退役的第一件事,我想跟你结婚,你愿不愿意?”

叶修不说话,只盯着周泽楷漂亮的黑眸看,最后看着恋人英俊的脸上充满忐忑和期待,他说:“你这是……求婚?”

周泽楷诚恳地点头。

“没有大餐没有美景没有鲜花没有戒指?”叶修打趣着问。

“有戒指!”周泽楷立刻回答,从裤袋里摸出刚领不久的总冠军戒指,举到叶修面前,他又说:“其他的,之后补。”

“不用了。”叶修回答,再次抱住他,“有你就够了。”

“这是……答应了?”

“我们在一起好几年了,日子过的早就跟小两口没什么区别,不就是多一张纸让法律承认我们的关系吗,我怎么可能拒绝你呢。”

周泽楷听完就要去亲叶修,却被一只魔爪给挡在中间,叶修扒着他的脸,说道:“听着啊,领了证你的信用卡还是要放在我这。”

“好。”

叶修对于他的配合也只有露出笑容回应,他说:“择日不如撞日,明天就去民政局?”

周泽楷一双大眼睛都要眯得看不见了。

叶修去牵他的手,“那走吧,回家睡觉,养足精神明天拍照才好看。”

 

荣耀和你,惬意人生。

 

END

评论 ( 8 )
热度 ( 85 )

© umidonotknow | Powered by LOFTER